吸引周琦与刘传兴加盟的NBL,有哪些值得CBA学习?

吸引周琦与刘传兴加盟的NBL,有哪些值得CBA学习?

周琦与刘传兴远赴NBL,仿佛为沉寂中的中国篮球注入一股新鲜的空气。

中国篮球需要有球员走出去,尤其是加盟更高水平的联赛摸爬滚打,这对于增强中国男篮的竞争力有直接好处。但另一方面,两大男篮国手的离开对CBA这一职业联赛却是一种损失。毕竟,无论是刘传兴还是周琦,都是先与球队未能就续约达成一致,“倒逼”出的留洋。

因此对于CBA来说,如何让自己的联赛具有竞争力与关注度,能够留住人才吸引人才,是需要反思之处。而关于这些,或许本次“抢人”成功,来自大洋彼岸的NBL联赛能够给我们带来些许启示。

NBL联赛成立于1979年,创立初发展迅速,但十年后遭遇寒冬。由于橄榄球在澳大利亚更受喜爱,NBL一度严重缩水,球队破产或退出时有发生。为保持稳定,NBL逐渐固定参赛球队。随后,NBL进行改革、合并、推出很多规则,知名度大幅提升。他们的参赛球队不多,下赛季只有10支球队,是CBA的一半。但由于澳大利亚篮球身体对抗强悍,有很多出色的其他国家球员加入,为此,NBL的整体竞争力高于CBA。

过去数年,CBA球队和中国男篮多次与NBL球队交手但胜多负少。2017年夏天,杜锋带领的男篮蓝队曾到澳大利亚和墨尔本联队、布里斯班子弹队交手。当时的蓝队有韩德君、吴前、任骏飞、胡金秋、赵岩昊等人,但还是两场皆负。

NBL联赛的顶级球员收入不高,顶薪只有50万澳元左右(约240万人民币),但因为美澳两国语言文化相似,NBL对于NBA球队的参考价值更大,而且NBL联赛为吸引明日之星和杰出球员又推出了很多特殊的优惠政策,这也吸引了很多出色的球员加入。

当然,如前文所述,周琦和刘传兴登陆NBL不是主动选择,而算是无奈下的选择。周琦和新疆队出现合同纠纷,刘传兴则是和青岛队续约出现分歧,没能完成注册的两人暂时无法参加下赛季的CBA。为了避免无球可打,加上获得邀约,周琦和刘传兴最终都选择了竞争水平更高的NBL联赛。

可NBL在吸引人才和推动发展上的很多政策,还是有诸多地方值得CBA思考。尤其是他们对待特殊人才和杰出球员制定的很多措施。

归纳起来,主要就两条。一是设立“明日之星”计划。该计划从2018年开始执行,目的是用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未到参选NBA年龄的年轻球员,每队一个名额。这其中包括每年10万澳元(约50万人民币)的工资、优渥的生活待遇,而且工资由NBL联盟负担而不是签下他的球队,这也吸引了一些球员,最著名的就是去年的探花“三球”拉梅洛-鲍尔,他在选秀前一年加入NBL,工资50万澳元。

二是设立“杰出球员”特例。这是针对澳大利亚本土的青年才俊和顶级球星。这些“杰出球员”的收入和外援相当,而且名额不止一人,但每队杰出球员和外援加起来一共只能有4人,具体名额需要球队自己定夺。今年在首轮第6顺位进入NBA的约什-吉迪,昔日从NBA回到NBL的博古特,都使用了这一特例。

这两大政策的目的都是为了提升NBL的竞争力、获得更多的关注和认可,从而带动联赛在方方面面的良性提升。

除此之外,NBL还单设了“特殊限定球员”,允许各支球队从亚洲多个国家引进球员,而且不占用外援名额,工资也不计入工资帽,每队有一个这样的名额。这相当于鼓励各支球队争夺亚洲国家的优秀球员,刘传兴和周琦都是以此身份加入的NBL,菲律宾新星索托同样以该身份进入NBL。

多种政策下,整个联赛参赛球队数量有限的NBL,在工资帽很低(680多万人民币)的情况下还是拥有了足够的吸引力,吸引了诸多出色球员加入,品牌形象不断提升。即便有青年才俊离开NBL进入NBA,但NBL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不难看出,NBL虽然政策一直在改变,但他们却做到了与时俱进。为了吸引高水平的球员加盟和推动联赛的可持续发展,他们设置了诸多灵活的规则,而且愿意持续改进,而结果也是显而易见。

反观CBA,在球员利益的保护上还是有比较大的进步空间。虽然CBA和NBL有诸多不同,CBA青训投入花费巨大,联盟自然更需要保护CBA球队的利益,这无可厚非。但如何寻求资方与劳方利益的平衡,却是一门巨大的学问。一味维护一方,忽视另一方的感受显然非万全之策。

任何联赛的规则都不是完美的,最好的就是能不断根据实际情况来改进,或者借鉴其他联赛的成功。只是不知道周琦和刘传兴这一次的短暂离开,是否会让CBA有所反思?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