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倒计时30天 东京“虚席”以待,迎防疫大考

奥运倒计时30天 东京“虚席”以待,迎防疫大考

  中新网6月23日电(张奥林) 6月23日,历经波折的东京奥运圣火,在离开“311大地震”灾区宫城县后,来到了第41站——东京以西的静冈县。30天后,圣火会在位于东京的主会场——国立竞技场点燃,东京奥运将正式拉开帷幕。

6月20日,东京奥运村首次对媒体开放。图为健身中心入口处摆放有洗手液和防疫标识。

  就在3天前,位于东京晴海的奥运村也已揭开神秘面纱,奥运的脚步越来越近!不过,由于新冠疫情这一阴影仍未消散,包括日本国内疫情、赛场防疫等一系列问题,仍在困扰主办方……

  这届奥运有点难,疫苗能否“护航”?

  本届东京奥运会可谓命途多舛,原计划2020年7月开幕,却因疫情历史性延期。虽然全球疫情在疫苗的助力下已经有所好转,但变异病毒肆虐、多国疫情反弹,仍旧让本届奥运会充满诸多不确定性。

  由于疫情反复,包括东京都、大阪府和北海道等地直到6月21日才解除紧急状态。

  虽然不再“紧急”,但这其中大部分地区随即进入了“蔓延防止重点措施”的实施区域。简言之,日本当局并不敢全面放松防疫措施。这背后,是日本每天仍保持2000例左右的新增病例数,以及多地尚未得到缓解的医疗紧张。

资料图:疫情下的日本东京。

  从2020年疫情出现以来,日本累计已实施了三次紧急状态。根据此前的经验,日本每次进入紧急状态后,病例数会有所控制,但解除后即会快速反弹。

  在这个紧要关头,已决意举办奥运的日本政府,很明显经不起疫情的再次反弹。对于他们来说,除了保持严格防疫,还有很大一部分希望,都放在了疫苗身上。

  那么,日本疫苗接种进度如何了?

  根据日本放送协会(NHK)的统计数据,截至6月17日,日本累计接种量已超过2888万剂。不过,从百分比来看,完成2剂接种的人数,仅占日本总人口的6.39%。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从医学角度来说,一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要到70%,才能实现群体免疫;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美国,接种率也已经超过45%。

  不过,东京都政府日前已经开始为东京奥运会的工作者接种新冠疫苗,接种服务将一直持续到8月底,每天可接种大约2500人。有了疫苗的保护,东京奥运又多了一场安全防护。

  防疫是一场大考,不排除空场举办?

  事实上,在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30天之际,如何平衡防疫工作与赛会进程,始终是外界关心的问题。

  6月18日,日本政府新冠专家小组组长尾身茂等专家向日本政府及东京奥组委的建言,刷爆全球网络,他们认为,空场办奥运最为理想。

  这一想法还有很强的民意基础。日本共同社于19日和20日进行的全国电话民调显示,40.3%的受访者赞同“空场举办”。

资料图: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主场馆日本国立竞技场。

  早在3月,东京奥组委就决定,不接受海外观众赴日观赛。不过,是否接纳日本本国观众观赛,接纳的话容量多少,一直是各方讨论的焦点。

  6月21日,这一漫长讨论终于尘埃落定,当天,由东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举行的五方会谈决定,原则上将奥运会入场观众上限设定为1万人。

  不过,日本首相菅义伟已明确表示,若大会期间疫情再度恶化,则将毫不犹豫地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届时以空场形式举办也在所不惜!

  除了观众,赴日人员的防疫工作也同样是个巨大考验。

  根据东京奥组委6月18日发布的消息,除各国选手外,共有约5.3万相关人员将在大会期间赴日,这一数字已经比最初的计划大幅缩减了7成。

  根据东京奥组委6月15日发布的针对运动员和代表团官员的第三版奥运防疫手册,对于来自海外的参会人员,将根据智能手机的全球定位系统(GPS)确认其在日行程。入境14天内,将对其行动进行严格管理。如出现进入繁华街区、拒绝接受检测等被认定为违规的情形,将按手册规定予以处罚。

在东京奥运村内的兴奋剂检查站,均配有检测体温的仪器和洗手液等防疫物品。

  对于此次大会的主角——运动员,检测流程更加严密。根据规定,大赛期间,运动员每天要在上午9点或下午6点提交唾液样本,以进行核酸检测。

  疫情下的奥运筹备,难度确实较往届陡增。对此,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也不忘“打气”,她在6月4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在世界直面困难的形势下的巨大前进,是奥运的意义和价值。”

  奥运村揭开面纱,运动员期待圆梦

  6月20日,东京湾旁边的奥运村正式向媒体公开。7月13日,奥运村将举行开村仪式,随后,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多名运动员将陆续入住,各代表团的旗帜也将随之升起。届时,全世界的运动员能够汇聚到这里,参加他们渴望已久的盛会。

6月3日,东京奥运会倒计时50天纪念仪式在在东京有明体育馆举行。图为模特展示颁奖典礼用的颁奖台、奖牌等。

  作为最早到达日本备战奥运会的海外运动队,澳大利亚垒球队在出发前就已难掩激动。当地时间5月31日,该队老将沃尔表示,“我们迫不及待想去那里(东京)”;澳大利亚代表团团长切斯特曼也激动地说:“他们在过去15个月里经历了非常困难的时期,但他们已准备好迎接挑战”。

  当地时间6月20日,美媒报道称,该国篮球巨星杜兰特已明确表示,将在7月赴东京代表美国男篮参加奥运会。

  除此之外,还有一群“没有国家”的运动员,也在积极备战。6月8日,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团正式成立,他们共计29人,将在东京参加12个项目的比赛。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这些来自全球各地的难民运动员登上东京奥运会的舞台,是对全世界发出的关于团结、坚韧和希望的有力信息。

  国际奥委会方面认为,若能在疫情可控状态下成功举办东京奥运,这场盛会将让全球从过去15个月的抗疫压力和焦虑中得到解脱。

  疫情之下,奥林匹克精神与抗疫精神的结合,对于隔阂日深的全人类来说,或许真的能成为一场“及时雨”。不过,就这场国际赛事本身来说,当务之急,仍是确保“安全第一”。(完)

【编辑:董寒阳】

About the author